并非只有快这一个标准
2020-08-11 13:5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随即媒体爆出更多细节,诸如“北岸野生渔村饭店”工商登记实为“北岸渔村饭店”,并无标榜的“野生”二字;餐饮服务许可证已于2月4日到期;更多同时同地的宰客事件被爆出;当地导游爆料,带游客去涉事饭店消费可获60%提成。

于是舆论又一次大哗,网友骂政府无能和“护短”。官方对此回应称,日前公布的只是初步调查结果,目前调查工作正在开展,结果将尽快公布。

3、事件调查组在没有和当事人陈先生取得联络的情况下,仅就单方面了解的情况,匆匆发表结论,这种做法是否太过仓促?

2月15日发布的调查结果只对价格做了说明,对所售鳇鱼是否野生、导游和出租车司机引导消费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链条、酒店网上美誉度为何极低等问题并无解答。2月16日,当事人陈先生接受央视采访,对调查组的调查结果提出多点质疑,希望还自己一个公道。

2、如果这类鳇鱼可以买卖,它在当地的市场价到底是多少?对于当地行政主管部门来说,并不应该是个谜。

舆论场上有一种声音,认为类似纠纷在解决过程中,“剧情”来回反转并非坏事,真理越辩越明,真相越“反转”越能被接近。这种想法有一定道理,但又似乎忽略了什么。忽略了什么呢?忽略了——多次反转这个过程本身,是对公共舆论资源的一种浪费,是对公众精力的一份消耗,是对相关政府部门公信力的侵蚀,也是对一座城市口碑的磨损。

公众关注这锅鱼的真相,更关注搞清这个真相的过程。“哈尔滨天价鱼”的是非曲直,一天弄清楚还是一个星期弄清楚,由管理部门主动弄清楚还是仰仗当事者来回反转“剧情”给弄清楚,尽快以令人信服的结论被弄清楚还是拖拖拉拉、了犹未了地弄清楚,其社会效果,是大不一样的;公众对市场监管者态度与能力的评判结果,是大不一样的。

4、目前涉事饭店因存在不以真实名称提供服务、餐饮许可证过期等问题,被责令停止经营活动,但我们想问的是:餐饮许可证过期这么明显的问题在第一次结论公布的时候为什么没能查明?

据媒体记者调查,在抚远鲟鳇鱼养殖基地的批发价格不过为10斤以上鱼每斤30元。而在进入餐馆之后价格飙到398元,这背后是否存在不正当的利益链条?网上有自称“导游”的网友爆料,说带客到涉事餐馆就餐有60%的回扣。这个说法是否属实?

与陈先生有相同遭遇的上海赵先生向媒体反馈,2月8日曾与家人在涉事饭店消费19斤鳇鱼头,花费9526元,向当地12358热线投诉后,昨日收到涉事饭店1900元赔偿款。

一群顾客,一顿饭,一场纠纷。无论是价格争议,还是斤两争议,总的来看,似乎都不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但是整个事件的走向,在调查已开展的情况下,仍被当事两方“挤牙膏”一样冒出来的新信息“拖着走”。

近年来,很多政府部门懂得一旦遇到这类社会纠纷,第一时间介入展开调查,这是进步。但是,一次按规矩办的纠纷解决、一次有质量的舆情处置,并非只有“快”这一个标准。如果“萝卜快了不洗泥”地做调查并公布一个不能准确还原真相、只提供“局部真实”的结果,那么,事情的处置,恐怕不是从复杂变简单,而会从简单变复杂。

1998年联合国华盛顿公约将鲟鳇鱼认定为濒危物种。既然是濒危物种,如果是野生的,怎么能够买卖?如果不是,那以野生的名义标以高价,这种行为是否是价格欺诈呢?

调查了,不等于调查充分了、不等于调查者展现了令人信服的客观公允、不等于调查者的努力足够、能力到位。一次质量不高的调查,可能让一起风波延展出“次生灾害”、“次生舆情”。回顾几年来若干类似事件,“次生”的出现,还少吗?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zsyyjcyyt.cn镇江诱滤妒工程有限公司 - www.zsyyjcyyt.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