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正逢丰老的外孙杨子耘先生值班
2020-12-25 17:0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日月楼每周开放5天,由丰老的后人负责打理、看管。昨天上午,记者在日月楼的篱笆外按响门铃,丰老的外孙媳妇乐岚女士为记者开了门。

这已不是日月楼第一次遭窃。除了三册民国版本的《护生画集》,原本放在小圆桌上的一套价值108元的现代版本《护生画集》(共6册)、挂在隔壁房间墙壁上的幼女丰一吟书法真迹也不见了,就连几十套区区5元钱的样品书签也被人顺手牵羊。

民国版本《护生画集》失踪后,玻璃展柜里取而代之的是一封“灵魂讣告”。竖行字体,从右向左,由上至下,细细读来颇耐人寻味:“……大凡来旧居参观者,登上三楼护生画集史料室,系为了探究人生的究竟,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满足‘人生欲’的……”

昨天正逢丰老的外孙杨子耘先生值班,他指着挂在二楼墙上的全家福告诉青年报记者,“外公有七个子女,第三代人更多,一人值一天班,一天有两人值班。”

60多年后,丰老的后人也遭遇相似经历:放置在陕西南路丰子恺旧居的三册民国时期《护生画集》、六册再版《护生画集》、幼女丰一吟的书法真迹以及几十套样品书签不翼而飞。三楼空荡荡的玻璃展柜里,取而代之的是一封“灵魂讣告”。丰老的外孙杨子耘希望能感化一时的犯浑者,“外公曾说过,‘爱我画的人都是好人。’”

不过,为了杜绝失窃现象再次发生,丰老后人不得不考虑向文物局提交申请安装监控探头。“等安保设施完善后,我们会考虑把外公的手迹等更多更具价值的物品展示出来。”杨先生说。

杨先生强调,事实上,偷窃行为只是极小概率的事件,家人对大部分游客心怀感激,“大家参观时很文明,以前还有个游客给了我们500元不留名。我们怀着开放的心态迎接游客,没安装监控探头,也没有设置一米线拒游客于线外。”而此次之所以选择发布“灵魂讣告”,是受到丰老的启发,“外公曾说过,‘爱丰子恺我画的人都是好人’。”

在六月初的某个开放日,丰老后人发现,原本陈列在三楼玻璃展柜内的三册《护生画集》不翼而飞。“玻璃展柜原本是用硅胶黏牢的,展柜上了锁,结果被人强行掰开,可能是用小刀割开的。”杨先生带青年报记者来到三楼,介绍道:“这三册《护生画集》是民国时期的版本。”相比一千多元的经济价值,它们的收藏价值更是无与伦比。

杨先生告诉青年报记者,三楼为游客提供了互动平台,让游客坐着看书赏字,“因此并没有派人在三楼看管,不愿打扰游客的自由空间。”而此番失窃后,丰家尚没报警。“日月楼宣传的是外公的作品和思想,我们要用宽容的心态对待窃画人。”

据《青年报》报道,60多年前,杭州办了两次画展,唯独丰子恺先生的画被人偷去了。丰老得知后,登报寻画补题款,感谢窃画人的宠爱之心,称其为知己,并召请对方见面,“愿为补题上款。”一时传为佳话。

陕西南路39弄93号一幢闹中取静的西班牙式连体别墅,是著名画家、翻译家、散文家丰子恺先生最后定居且居住时间最久的地方,因二楼阳台有东南、西南两扇天窗,丰老为之取名为“日月楼”。1975年丰老去世后,家人陆续搬出日月楼。2008年,丰老的后人重新置换回二、三楼的租赁权,修旧如旧。2010年起,日月楼以民办博物馆的方式对外免费开放,成为“民办公助”的典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zsyyjcyyt.cn澳门金莎国际/澳门十大正规网站/澳门十大正规网站/天天澳门游戏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