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在安达找了一家饭店吃饭
2020-06-16 21:5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张鹏家属于“门市房”,但是熟悉他家的人并不多,包括与他们紧邻的两个邻居。一墙之隔的面食店赵老板说,自己开店两年多,很少见到张鹏和他的父母,“我们早晚开店闭店的时候,有时候会遇见这个孩子,他不爱说话,而且一说话就脸红。”赵老板说,只知道他的父母在大庆打工。左侧门市房老板赵彦增说,张鹏有一个哥哥,在外地工作,平时很少看到,经常看到张鹏自己骑个挺破的自行车来回溜达,“8号晚上6点多,我最后一次看见他,也是骑着破自行车回来,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一直到10日晚,满街都是警车时,他才知道隔壁家的孩子出事了。

“他出门时还问我,龙哥,我咋了,我一看他被抓,觉得他这么老实,肯定警察弄错了,就问了警察一句,咋回事啊,也没得到答复。”崔文龙说,第二天,他上网才知道张鹏犯了大案子,去哈尔滨偷了金店。

15时许,记者来到安达市滨州牛路56号的牛城网吧,警察在这里抓住了张鹏,也是张鹏跟朋友经常来的网吧。老板崔文龙说,张鹏平时会和朋友一起来玩网络游戏,但是他与朋友却完全两个样。“他朋友特别能说,还爱和我们一起玩游戏,所以很快就认识了,但是张鹏来这么多次,几乎连招呼都没打过,要不是刷身份证上网,我都不知道他叫啥!”说起张鹏,崔文龙说他很朴素,从来不穿什么花里胡哨或者贵的衣服,“被捕的那天晚上,他也穿了一身普通的衣服,和朋友一起打英雄联盟,一点没感觉到他‘有钱了’就大手大脚的。”

安达南横街33号——张鹏生活了20多年的地方。这是一栋四层小楼,已经非常破旧,跟后边新建的小区形成鲜明的对比。邻居说,这楼已经盖了30多年,张鹏家一直住在这里,算是安达的坐地户。

“不仅是我,几乎所有的朋友都不相信张鹏会犯罪!”姜禹提到“张鹏”两字时,特意提高了语调。姜禹11日上午回到安达,几乎所有朋友都给他打电话,说他们通过新闻看到了轰动全国的“黄金大盗”的照片,居然是张鹏,会不会弄错了。姜禹说,“他出事”前的两三个月也经常找张鹏玩游戏,一切正常,家里也没见有保险柜和锁具。

“我现在很失落!”今年26岁的姜禹是张鹏小学、初中同学,又是老邻居,也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以为我很了解他,看来不是!”10日上午他打电话给张鹏,是因为一个朋友要结婚,通知他们“圈”里的几个好哥们儿先“撮一顿”,经常在外地工作的张鹏正巧在家。五人在安达找了一家饭店吃饭,张鹏平时很少喝酒,但当天他喝了两瓶啤酒,很兴奋。五人分开后,酒量不好的张鹏回家睡觉。晚上4点多,下班后的姜禹去张鹏家找他吃晚饭,两人花了16元钱在小面馆吃了炒面,就去牛城网吧上网玩游戏。晚8点多,多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将他们带走,上了车他才知道对方是民警。民警领两人去了张鹏家,但姜禹只是站在门外。一名民警对他说:“没你什么事,配合一下!”之后,他被带到了哈市询问。

“他哥的个子挺高,大学毕业后在大庆开了家按摩店,他父母在大庆的一个冷饮厂当保管员,都有稳定的收入,他家在我们当地也算是经济条件比较可以的家庭了。”冯秀兰说,张鹏父母说过,想把这套旧房子留给大儿子,准备以后结婚用,等小儿子结婚再买新房。“他家是坐地户,张鹏是在马路对面的曙光小学上的学,现在已经改成幼儿园了。”冯秀兰说,没想到这么老实的孩子“惹了这么大的祸”。

自从小城出了“黄金大盗”,每个经过张鹏家门前的市民都会驻足观看一下,熟悉他家的人会说上一句,“就是这家孩子惹祸了!”

张鹏被抓的晚上,崔文龙就在网吧内,10日晚上7点40分,张鹏跟一个朋友一起来上网,玩的还是英雄联盟,过了大约40分钟,网吧进来几个人,“张鹏坐在哪?”崔文龙说,他在18号玩游戏,随后,这几个人在网吧里转了一圈,然后直接过去把人按住,连同张鹏的朋友一起带走。

张鹏家在一楼,他家把楼道的房门堵死,选择了临街开了个正门,邻居说,这是张鹏母亲当年为了卖烧饼特意改造的。此时的正门,已经贴着派出所的封条。在正门旁的墙上,喷着各种小广告,一个烟囱从正门上方伸了出来。窗户没有关严实,还露着缝隙,透过满是灰尘的玻璃,能看见屋子里有两个房间,但是非常狭窄,除了锅碗瓢盆,能在地面上看见一个破旧的自行车,张鹏平时就骑着这辆自行车进出家门。

冯秀兰住在张鹏家隔壁的单元,是比较熟悉张鹏家的邻居,她说,过年过节时,自己平时总在楼下跟张鹏的父母聊天,跟张鹏的大哥也说过话,唯独没有跟张鹏说过话,看见自己跟他父母聊天,张鹏也不跟自己打招呼。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zsyyjcyyt.cn镇江诱滤妒工程有限公司 - www.zsyyjcyyt.cn版权所有